头条
网赚广告

网络情感骗子自述:我骗的400多个女孩都有这个弱点

  据《2018 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90 后,已经连续5年成为 “最大受骗群体”,而80后占比近3成。

  工作 10 年的张君雅,好不容易攒够了房子首付款,一夜之间,全被掏空。转账 17 次,一共 90 万。其中 30 万,还是找朋友借的。

  此类以 “爱情” 之名行骗的网络骗局,2016年以前就有,2018年逐渐泛滥。

  他们通过各类婚恋网站、交友平台上搜罗目标人群,也就是「猪」。通过假冒身份、设定话术与其确定恋爱关系,再将他们引到赌博、或虚假投资等平台,达到骗钱的目的,也就是「杀猪」。

  只今年前三季度,北京市网络交友诱导赌博投资诈骗共立案400多件,损失金额近亿元。与2018年全年相差无几。

  PUA的全称是“Pick-Up-Artist”(把妹达人),它原本是用以帮助男性群体中的一部分患有两性情感交流障碍,渴望爱与被爱,渴望被异性关注的人,克服社交障碍的手段。

  之后逐渐变质,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为情感欺骗和心理操纵术,演变出了“不良PUA”。

  作为目前波及面最广的两种新型骗局,它们筛选/接近目标,及骗取钱财的手段及其相似,甚至在套路上互相补充。

  生活中那些“太不把自己当回事”(自我价值感低),和“太把自己当回事”(过度自恋)的人,都属于带有自恋创伤的人,也更容易上当受骗。

  在访谈节目《和陌生人说线个女孩子为其自杀,化名“林晨”的PUA圈内人士,说的这样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自我价值感指的是一个人对自我的认可程度,我们可以从“有没有”和“值不值得”两方面理解。

  自我价值感高的人,遇到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不会过度怀疑、攻击自己,他们始终相信自己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尽管有时也会无助,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都可以很快的调节。

  缺少关注,自我价值感低的人,在人际交往中常将他人的情绪,作为自己行为的导向。哪怕是他人一点点的爱,都会让其倾注自己的全部。

  自我价值感高的人,一般在原生家庭中与父母的关系较为亲密。不论是父母的婚姻关系,还是家庭氛围都相对和谐。

  处于这类家庭中的孩子,不管是从想法,还是行为上都能得到父母的正确引导。在成长的过程中,能较多的体会到来自父母,以及长辈的积极肯定。

  而自我价值感低的人,父母多采用控制型、疏离型的教养方式,不是要求孩子绝对的服从,就是对孩子不管不顾。

  当她拿着满分的试卷,兴冲冲拿到父亲面前时,得到的却是一句:女孩子,学习有什么用!

  尽管每次叶子的见面请求,都会被对方以临时出现的各种“意外”而取消。她还是选择相信。

  在对方的游说下,叶子下载了一个博彩APP,对方一步步教她注册、充钱。投了200元赚了150元以后,他提出一起合伙,各出30万。

  叶子表现出为难之后,对方却很生气:“我这都是为了咱们的未来,现在我都做好了准备,你都没想过克服一下困难。”

  最后,叶子贷款30万,对方连同自己的30万,“一起投入”到了博彩平台。看到账户里的钱越来越多,叶子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可是好景不长,在增长了一段时间之后,账户里的钱开始“缩水”。同时,与逐渐“缩水”的钱一起消失的, 还有叶子的“男朋友”。

  心理学家安杰拉·布克做过一项实验:让一批精神病态者观察12名女性志愿者走路的样子,看看他们会选择哪种女孩作为「假定施害目标」。

  结果,这些精神病态者选出的「假定施害目标」高度一致——他们选定的「目标」,比其他姑娘有更多的受害经历。

  有研究者们通过分析,发现了这类「潜在受害者」走路时的共同特征:她们大多走得慢、走路不抬腿、肢体不协调、垂头丧气没精神。

  现年40岁的赵女士,去年离异,由于保养的好,看起来像30岁出头。虽然身边也有不少追求者,但她一直热衷于网恋。

  自今年4月-6月,三个月之内,赵女士通过网络先后与3名男士确定恋爱关系。直到最近,赵女士才发现自己误入“杀猪盘”,上当受骗,300多万打了水漂。

  虽然“杀猪盘”骗局,常常让当事人上当而不自知。但像赵女士一样,3次恋爱,次次都是“杀猪盘”的人,实属少见。

  美国圣地亚哥大学心理系教授简·腾格在著作《自恋时代》中描述了自恋者四种鲜为人知的表现,包括:

  在以上四种表现中,尤以第三种最为致命。自恋的人认为自己在人群中“最特别”。

  拥有这个信念的人觉得自己毫无理由地插队、傲慢无礼,可以被任何人喜欢,甚至是相信自己可以“拯救”任何人。

  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骗子们经常上演“霸道总裁爱上我”或“主动请吃饭的姐姐”的戏码。比如:

  年龄在29—35之间,事业有成,爱好极限运动,兴趣高雅,浑身散发着男性荷尔蒙。随后,再整点“爱上你,治愈我”的小忧郁,突出目标在其心中无可替换的重要性。

  正如赵女士的3次网恋,对方或是事业有成,或是“小奶狗”,同时都是带有“创伤”的帅哥:

  陈某,31岁,在深圳经营一家装修公司,离异,患有忧郁症。自称在赵女士的陪伴下,忧郁症好了大半,并许下了结婚的诺言。

  谭某,广东人,经营一家汽配厂,离异,温柔多金。经常说的一句话是——遇到赵女士后,心又一次活了过来。

  刘某,西安人,女朋友为了绿卡和美国人私奔了,两人的称呼从“姐姐”到“亲爱的”转变,只用了两星期。

  怎么样,是不是看着挺假的,演电视剧呢?可身处其中的当事人还真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他人眼里待宰的「猪」。

  青音姐在《陪你遇见更好的自己——重新养育自己的40堂必修课》中讲述了这一过程:

  在每个人的婴幼儿时期,妈妈或者重要养育者应该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不仅要满足孩子基本的生理需求,还要恰当回应他们的心理需求,让孩子能感受到足够的温暖、爱和关注,这是当孩子长大成年后,对外部世界有安全感、信任感的基础。

  但是,如果妈妈或者重要养育者没有给婴儿的心理需求给予恰当和足够的回应,他们的内心就会受挫,从而产生一种“妈妈不爱宝宝,宝宝自己爱宝宝”的认知。

  因此,他们就会对自己格外的在意、计较、对自我的认知出现偏差,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于是碰到渣男,尤其是对自己忽冷忽热的渣男,就越觉得有魅力。甚至是越对自己不好,越离不开,有受虐的倾向。

  它指的是一个人的“自我”就像一座冰山一样,我们所看到的行为、应对方式等等都只是表面。更大一部分的内在世界,藏在更深层次,不曾被看到。

  不管是前文中提到的自我价值感、还是“我最特别”的过度自恋,都只是自恋创伤的表现。其真正的核心本质是——

  是由于童年过度缺爱、缺乏关注和肯定,尤其是异性养育者的关注和肯定,所导致的。

  3、我的家庭是否真的没有给过我积极资源?(这些积极资源不仅包括是不是家里有钱,还包括家庭是不是教会了我感恩、家庭是不是教会了我勤俭、家庭是不是教会了我勤奋,等等。把它们都列出来)

  5、我自己个性的弱点在什么事情上保护过我?比如,你可能觉得自己内向,但是内向是不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你避免了很多冲突。把它们都找出来。

  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你认真思考和寻找,如果你还陷在对过去的负面认知当中,你可能很难找到答案。

  但只要你愿意改变自己,愿意去重新建立认知,这6个问题一定会对你有非常大的帮助。

  包括:哪些是你有能力做到的,哪些是你做不到的,什么是你扛不住和受不了的。

  如果你能够把这些相关的问题都弄清楚,你将来跟别人交往时,就会知道有些人做什么的时候,你会被侵犯;还有些人做什么的时候,对于你来说是过度的。

  我时常在想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的松子,与《天使爱美丽》中的艾米莉为什么会有截然不同的人生境遇。明明她们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都没有得到父母的爱,都是缺爱的孩子。

  现在看来,问题就出在是否真的拥有自己的“热爱”上。松子将全部的热情都投注到了对“爱情”的追逐上,她对“热爱”的坚持永远在恋人之后。

  成年人的姿态就是——我能识别坏人,也能对付得了坏人,但是我选择做一个好人,我尽量避免自己去面临没有必要的伤害和危险。但是我也会让自己去体验更多的生活,甚至去做一些更大胆更有趣的事情。

  [1].田静.公众号“女孩别怕”.他在地铁上骚扰了400多个姑娘,只有这种姑娘逃过一劫丨女性安全指南080.(2019-06-10).

  [5].笛子.公众号“壹心理”.这种“迷魂式”爱情骗局,正在悄悄入侵2亿中国年轻人的朋友圈.(2019-09-13).